中国央行要求金融支付重新洗牌

【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8月5日有消息表示,中国央行发文,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所有金融支付都收归中国央行的监控范围,这动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奶酪”,令支付领域重新洗牌。
 
网联平台是由中国央行牵头设立的一个线上支付清算平台,将主要处理由非银行金融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中国央行曾强调,网联只做清算业务,“不得处理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起的跨行支付业务”。
 
简单来说,网联就像“线上版的银联”,主要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种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一个统一的清算平台,不发行银行卡,也不做支付。
 
网联平台由45家股东共同出资20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央行及直属机构持股18%,外管局旗下梧桐树投资持股10%,分列前两大股东。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市场清算股份有限公司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三家国家机构各出资3,000万元,各占3%;这样国家机构占据网联平台股份累计达37%。
 
而腾讯旗下财付通支付和阿里巴巴旗下支付宝占比均为9.61%,京东旗下网银在线占4.71%。
 
中国央行支付结算司发布的《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称,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今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
 
据路透8月5日报道,业内人士称,“网联建成后将切断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网络支付必须接入网联进行转接。”
 
除了打破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模式之外,网联平台还将接手备付金的统一托管。举例来说,备付金就是在进行网上购物交易时,在买家确认收货之前,存放在第三方支付机构账户上的那笔钱。此前,备付金可以被第三方支付机构分散存放在多家银行内,并且可以通过交易的时间差为支付机构带来“隐形收益”,监管存在盲区。
 
此前,中国央行发布通知,规定从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用户的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缴存至指定机构的专用存款账户,由央行统一进行管理。现在来看,这个监管将由网联平台代为执行。
 
业内人士表示,在电子支付兴起前,交易遵循的是以商户、收单行、发卡行以及发卡组织为核心的“支付-清算-结算”四方模式。
 
举个例子,到商场刷卡买了一件商品,这笔钱从银行卡中实时划走了;之后,商家要拿着POS机打出的签收单去找收单行清算;如果用户刷的卡不是收单行自家的,那么收单行就要去找发卡组织(中国国内主要是银联)进行清算;接着,银联再去找发卡行(用户刷卡的所属银行)结算。
 
在这么个流程中,由于还涉及到银行的准备金,因此除了发卡组织和银行(收单行和发单行)之外,中国央行也能掌握到交易的信息,对此进行监管。
 
但是自从第三方支付机构出现之后,原来的四方模式被打破了。第三方支付在用户和银行之间增加了一个虚拟账户的环节,如果仅仅是用来网购支付,还是跟原来一样没有太大影响;但是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往往与各家银行形成了合作关系,而且可以通过在各家银行设立的备付金账户完成跨行清算,这就动了中国央行和发卡组织的“奶酪”了。
 
从监管的角度来看,跨行清算是中国央行、发卡组织了解资金流向的重要途径,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的直连有可能会形成监管的盲区;而从运营的角度来看,它也是发卡组织、银行通过跨行交易赚取手续费的一块大“蛋糕”,现在第三方支付要把这个蛋糕分走,自然是这些机构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网联平台的诞生,就是为了在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之间加一道门槛,打破这种把央行和发卡组织排除在外、直接进行跨行清算的局面。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万钊表示,网联平台成立后,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将迁移到网联平台进行处理,支付机构内部的跨行资金流动必须经由网联平台进行清算,这将改变支付机构通过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的情况,网联也可以掌握各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向等详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