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与环境议会首位华裔议员蔡联华

【记者林莲怡采访报导】祖籍广东,出生在柬埔寨金边,战乱后来到法国,接受了当地教育,进入巴黎市政府任职,从基层做到了主管。旅法40多年来,他参与过巴黎市多个领域的工作,并积极推动华人融入法国社会,在各种活动中时常可看到他的身影。他,就是蔡联华。
 
去年年底,蔡联华收到法兰西岛大区行政长官卡多(Michel Cadot)信函,确认他被任命为新一届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和环境议会(CESER)议员,成为这一机构中的首个华裔议员。自嘲中文只有小学毕业生水平,可只需交谈几句就能发现,他实为一位对巴黎市及法兰西岛的发展历史了如指掌,各种数据信手拈来的专家。
 
儒雅、内敛,面对突如其来的任命,蔡先生笑称本来今年已到退休年龄,感谢能够得到认可,也非常愿意继续做六年,“我也很想看看法国大型的议会的运作程序。”
 
谈起法兰西岛的建设,蔡先生滔滔不绝,从市镇到大区,各种项目、议会、机构,从下至上,从点到面,他会毫无保留地与人分享,而且充满热情。他特意提出为了更好地了解法国社会,华人需要分清几个名词的概念:Grand Paris指的是前总统萨科齐时期提出的一个项目,而不是一个地区,中文翻译应是“大巴黎”;Métropole du Grand Paris 应该是一个“大都会”而不是行政区;Île-de-France就是法兰西岛,是法国的行政划分中的单位。
 
由于小时候在柬埔寨赶上战乱时期,中文学校放假,蔡联华说从那时起就没有再怎么学中文,只有早上学法文,中午学英文,下午学柬埔寨文,使得中文只有小学生毕业的程度。之后中学在柬埔寨念了两年,从74年9月来到法国后念了一年多。
 
“我77年开始学习电脑,进入这一领域之后一直工作至今。在私企工作了两年半后于80年进入巴黎市政府的计算机局。但是没有高等教育文凭,所以在上班后我就开始想上大学。”没有高中毕业文凭申请大学非常难,最终蔡联华争取到了巴黎八大的就学机会,并获得Licence文凭。
 
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是非常辛苦的事情,但蔡联华只是微笑着以三明治和粿条一句带过。“上学的时候每天晚上7点到11点都在大学里面,常常回家后才吃一个三明治。当时很多同学会跑到Belleville的一个菜馆去吃碗粿条然后回家睡觉,叫太平洋,现在还在。那时候一个礼拜同学们会去个两三次。现在住的太远,很久没去了。”
 
蔡联华在计算机信息系统和通讯网络管理领域经验丰富,主持和参与了为巴黎市政府引进IP网络协议,巴黎园林、墓地地理信息系统以及地下地图数码化等重要工作。他还曾任巴黎市园林局计算机通讯部主任和巴黎市监察总局审计官。 
 
“虽然法文不如本地人,但在技术方面我排名第一,所以我的工资每年都有上涨。”从最低层做起,到高级工程师,再到部门负责人,最多的时候需管理近40名员工。“我通常两年换一个岗位,所以在技术系统方面我基本把每个行业都做遍了,到最后就是设计整个工程系统。”蔡联华还曾在捷克进入欧盟前,完善过捷克国家人事管理系统的工作。
 
在园林局,蔡联华也负责过很多工作。“地理的系统,地上地下。比如对于树木的管理,大的树所对的墙内有电子标签,所以电脑上可以查出这棵树的品种、栽种日期、病史,以及是否需要浇水等信息。这些都是我做的管理系统。”他笑着说,“也许300年后看巴黎园林的地图,人们可以想起这是蔡联华做的。”另外巴黎拉雪兹墓地的数字化管理也有蔡联华的功劳。“那里的亡人记载薄已经腐烂,我们把其内容全部都扫描数码化了。”
 
离开园林局的工作之后,蔡联华来到了审计局。从商铺违章的露台搭建到督察。“在巴黎市政府做公务员有公务员的好处,如果在私企中工作,你的专长只局限在一个行业中。但在巴黎市政府的体制里可以做很多事。比如我在信息方面是专长,我可以在园林局里做应用软件项目,然后到督察审计做我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其实我很想去管理一所大学,或者一些社会机构,但是没有机会,这也是一个遗憾。”
 
进入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与环境议会议事团
 
去年底被任命,今年初,蔡联华的名字正式出现在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和环境议会第四议事团中。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和环境议会是巴黎大区第二大议会组织,主要职责是通过报告、意见和议案的形式对大区的政策和指导方针向大区议会的议员提出建议,由大区议会作出决议。自2018年1月1日开始,该议会由法定190位成员组成,任期6年,分配如下: 
 
第一议事团:61个席位,含一个议会副主席席位,由企业和非受薪职业代表组成; 
第二议事团:61个席位,含一个议会副主席席位,由工会代表组成; 
第三议事团:61个席位,含一个议会副主席席位,由相关组织、协会和基金会代表组成; 
第四议事团:7个席位,含一个议会副主席席位,由法兰西岛大区、巴黎市行政长官指定的人士组成。 
 
关于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与环境议会
 
法国自1972年开始在各个大区建立经济与社会委员会(Comité Economique et Social Régional),1992年由于规模和职能的扩大更名为大区经济与社会议会(Conseil Economique et Social Régional),2010年再次更名为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与环境议会(Conseil Economique, Social et Environnemental Régional)。
 
法兰西岛大区经济、社会与环境议会根据系列议题成立了14个不同的委员会(Commission)开展工作,包括:欧洲与国际活动、能源、地区治理、财政与规划、农业、乡村与环境、大巴黎都市、文化与传媒、远景发展与规划、公众事务讨论、旅游、体育与休闲娱乐、教育、培训与科研、交通、法律平等、医疗与社会事务、就业与经济发展和城市与生活。
 
“法兰西岛大区议会主席佩克莱斯(Valérie Pécresse)今年夏季将去中国访问,明年也许会去亚洲其它国家,如果我能帮上忙可以给她提出建议。所以我进入了欧洲及国际事务委员会。文化和传媒中有数码信息的内容,这是我的专长。数码议题关系很多领域,涉及经济、就业、环境等诸多方面,以及在科研方面的软件开发和如何吸引外资在法兰西岛投资。还有,我非常关心法兰西岛大区、大巴黎大都会和巴黎以后发展的走向,这些关乎到法国行政区的规划和演变,远景发展与规划也是我最感兴趣的一块。”
 
蔡联华多年前即开始为华商争取周日营业权。今年2月中旬,在13区被巴黎商业法院取消国际旅游区(ZTI)资格后,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曾提出欲将13区的Olympiades街区划分为商业区(Zone commerciale)。
 
之后不久,法兰西岛大区议会主席佩克莱斯做出更进一步表态,她致信给法兰西岛大区行政长官,指出商家周日营业是法兰西岛大区旅游业的主要支柱,以伦敦为例,法兰西岛已面临游客购物流失的挑战。她还认为周日营业可以缓解居民周六购物的拥挤,提高人们生活质量。13区被取消国际旅游区资格也同样给就业造成影响。佩克莱斯提出,希望法兰西岛大区行政长官采取新法令,恢复13区的国际旅游区资格,并采取必要措施,使新法令不再重蹈覆辙。
 
在蔡联华看来,人的一生需要三种生活——职业生活、家庭生活、社会生活。“职业生活就是上学工作,养活自己;家庭生活从小有父母,成人后又有妻子儿女;第三种生活是社会的生活,所以我在社团中比较活跃。人的这三种生活需要协调,而协调则体现在共存性、依靠性、可伸缩性和蜕变性这四点。而且随着一个人的年龄变化,这三种生活之间的比重也随之变化。我觉得我可以平衡地拥有这三种生活,所以我感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说到家庭,蔡先生提到自己的父母的父亲都是广东人,父母在柬埔寨出生,由于父母的母亲又分别有老挝和越南血统,加上妻子是蒙古裔,所以现在他的女儿会说自己是法国、蒙古、中国、柬埔寨、越南和老挝人。每次提起家庭,蔡先生脸上会浮现出幸福的表情。
 
“我真的想在退休以后写两本书,一本要写给我的小孩,告诉他们爸爸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另一本要写华人融入法国的模式,我一直说我们是媳妇的模式,就像一个小女子嫁到远方,我们要爱我们婆家,也要爱娘家。我们要给婆家娘家增加财富,有形无形的财富都可以。而且媳妇在婆家的位置也很特殊,还要和婆家的兄弟姐妹维系好关系。媳妇的义务、身份和责任在哪里都要清楚……我觉得我的生活很丰富,我想向我的后代讲述我精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