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征平叛 蒋介石率军统一广东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 (二)

1925年“惠州之战”,“国民革命军”炮兵轰破惠州北门,克复惠州后,士兵在北门前合影。
1925年“惠州之战”,“国民革命军”炮兵轰破惠州北门,克复惠州后,士兵在北门前合影。

文/沧海
 
广州国民政府备受威胁   蒋介石奉命东征
 
1925年6、7月间,代行大元帅胡汉民在广州大本营召开中央政治委员会会议,制定政府组织法和组织方案。7月1日,国父孙中山创立的广州大元帅府正式改名为“中华民国政府”,规定“国民政府受中国国民党的指导监督,掌理全国政务”。
 
1925年7月6日,国民政府设立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会”)为全国最高军事决策与指挥机构,统一指挥全国陆海空军,并聘请苏联顾问加伦将军为高等军事顾问。
 
8月18日,军委会将统辖的各地方军统一组建为“国民革命军”,最初总共5个军:
 
黄埔军校学生军改为第一军,由黄埔军校校长、粤军总参谋长蒋中正(蒋介石)任军长;建国湘军一部改为第二军,湘军总司令谭延恺任军长;建国滇军改为第三军,滇军总司令朱培德任军长;建国粤军大部分改为第四军,粤军第一师师长李济深晋升为军长;原大元帅府“福军”改为第五军,福军总司令李福林任军长。
 
后来,建国湘军另一部改为第六军,由大元帅府陆军次长程潜任军长。蒋介石、谭延恺、朱培德同时也是军委会8位委员中的3人。
 
7月中旬,陈炯明不甘心被蒋介石指挥的第一次东征打败,再次卷土重来,占领了东江地区,其主力杨坤如部队攻占了惠州。9月27日,叛军先头部队攻占距广州仅有150公里的平山,而邓本殷叛军则在广东南部地区盘踞捣乱,广州国民政府岌岌可危。
 
9月28日,国民政府决定第二次东征,讨伐叛逆陈炯明,任命蒋介石为东征军总指挥,何应钦、李济深、程潜分别担任一、二、三纵队队长,首先攻打惠州。
 
惠州天险易守难攻   叛军顽强倚城拒降
 
广东惠州攻城战是关系此次东征成败的关键,蒋介石亲任总指挥,以何应钦指挥的第一纵队为主力攻城,李济深第二纵队以粤系第四军为主,配合黄埔系何应钦第一纵队作战。
 
惠州三面环水,墙高水深,加之城南又有飞鹅岭作屏障,易守难攻,素称“南中国第一天险”,并由陈炯明手下有名的骁将杨坤如任城防司令。东征军只有先攻下惠州,才能彻底打跨陈炯明叛军的嚣张气焰。
 
总指挥蒋介石在惠州城郊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先向惠州守敌展开政治攻势,争取杨坤如投诚并让出惠州;同时由何应钦对周边地形做进一步侦察,选定攻城方向和设置炮兵阵地,并制定具体攻城计划。
 
何应钦派人侦查敌情后,跟指挥部高级军官进行反复研究,决定以便于隐蔽和前进的惠州城北门为主攻方向,南门和西门为助攻方向。
 
陈炯明麾下军长杨坤如,是地地道道的惠州人,出身于广东东江一带的绿林土匪。收到东征军的劝降书,杨坤如自恃惠州有坚固的城防工事,自己也率军打过许多仗,此次又有居高临下的火力优势,并不把初出茅庐的黄埔学生军放在眼里,因此拒绝向蒋介石投降。
 
步炮协同飞机助阵   重炮猛轰克敌制胜
 
10月13日上午,东征军总指挥部下达攻城命令,同时炮轰惠州城北门和西门,坚固的北门城墙被炸开一个大缺口,东征军士兵扛着登城云梯,潮水般冲上前去。
 
等东征军冲近,杨坤如命城上居高临下的轻重机枪手疯狂扫射,东征军士兵不断倒下,但勇士们前仆后继,不断冲锋攀登。一直战到晚上,何应钦再一次组织冲锋,4团团长刘震宸身先士卒,奋勇登城,将竹梯靠上了墙脚,却被敌人的机枪射中,壮烈成仁。敢死队虽英勇冲锋,还是被敌军击退。
蒋介石在城外临时指挥部听取了何应钦的战斗汇报后,决定加强炮击,跟手下众将重新制定了一个“步炮协攻”的作战方案。14日下午3时,蒋介石下令再次总攻。东征军2架飞机飞临惠州城上空,轰炸敌军阵地,投下促降传单,并炸断了合江口上的浮桥铁锁。
 
炮兵营营长陈诚指挥山炮连近距离炮轰,惠州全城炮声隆隆,震天动地,有一颗炮弹,恰好飞到惠州公园杨坤如的指挥所旁爆炸,弹片削去了杨坤如的半边耳朵,副官和几个侍卫当场丧命。
 
这时,参谋跑过来惊慌报告说,北门、西门均遭到重炮轰炸,南门也遭炮击,几处机枪阵地被摧毁,北门城墙被炸开一个大口子。杨坤如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率部从东门逃走。
 
东征军的猛烈炮火刚停,隐蔽在北门附近四周围的敢死队队员扛着云梯冲出,倒下一批,又一批冲上前去,纷纷奋勇架梯攀登。激战中,黄埔学生陈明仁运气最好,举着军旗,第一个登上惠州城头。
 
此时,惠州敌军得知杨坤如丢弃全军先逃跑了,怨声四起,心无斗志。东征军迅速冲入城内,将杨坤如叛军全部消灭,俘虏6000余人,克复惠州城,东征军伤亡400余人。
 
惠州一役,黄埔学生牺牲众多,战后蒋介石极其哀痛地表示:“名城虽克,实不能偿本校精华之损失!”可见此役之惨烈!
 
蒋介石肃清叛逆 广东统一
 
克复惠州城后,蒋介石把总指挥部迁入汕头,并指挥东征军直捣陈炯明老巢兴宁,接着一鼓作气收复东江。11月6日,蒋介石向广州国民政府发出《收复东江通电》。国民政府和军事委员会以及各国府委员纷纷发来贺电,嘉奖蒋介石和东征军的功绩。
 
蒋介石再下令粤系第四军陈济棠第11师继续向汤坑、高陂、饶平方向追击陈炯明叛军。
 
11月7日,陈济棠率军克复叛军占据的最后一个城市饶平,陈炯明残部逃入福建境内。
 
此时,陈炯明叛军虽被消灭,邓本殷叛军还在广东南部骚乱。11月初,国民政府委任粤系第四军军长李济深为南征总指挥,追剿邓本殷叛军。
 
此次南征困难重重,南部属于广东广西两省的交叉地带,地形复杂,有山有海,岛屿众多,便于叛军潜藏;而且攻打海南岛须进行渡海作战,盘踞在岛上的军阀不只邓本殷一人。
 
李济深于是亲自请广西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派来新桂军,在南部密切配合协同第四军作战。南征粤桂联军总指挥李济深又委任第四军旅长张发奎为渡海司令,命张发奎做好各项渡海准备。12月4日,李济深率南征粤桂联军一举攻下雷州。
 
1926年1月17日,张发奎旅长率领朱晖日、云瀛桥两个团,以木帆船渡琼州海峡,直捣邓本殷老巢。22日,南征军胜利克复海南琼州。至此,在粤叛逆全部被肃清,广东省获得统一。消息传出,举国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