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知识浅谈(7)

(接上期)
 
文 / 园丁

(四)京剧逸闻趣事
 
12、唱戏犯忌讳 
 
慈禧是个戏迷,她身边的太监也都会唱戏,宫内设有南府戏班,专为她娱乐消遣。她还经常传宫外的戏班进宫给她演戏。 
 
有一次太监小德张在点戏时,听说新近从南方来的有个唱黑头(净角)演员演包公戏很好。于是小德张传这个叫麻穆子的进宫演戏。他演《双灯记》里的包公,唱词中有一句“最狠不过妇人心”。慈禧听后大怒,令戏立即停演。传旨:“将麻穆子责打八十竹竿子逐出宫外。”为此事小德张也挨了打。 
有一次孙怡云进宫唱《玉堂春》,犯了忌讳。出场散板有一句“鱼儿落网有去无还”。这是宫内演这出戏改的。因为慈禧属羊,为避免惹祸,把原来的唱词“羊入虎口有去无还”改了。但是孙怡云不知道,仍然按老路子唱,结果犯忌。气的慈禧怒不可遏,把孙怡云赶出宫,从此以后不再传他进宫演戏了。

京剧《雁门关》陈德霖饰萧太后。
京剧《雁门关》陈德霖饰萧太后。

 
13、功夫不负有心人 
 
陈德霖在三庆班学戏时,到十四岁“呛嗓”了。他仍然很用功。他天天到先农坛和天坛围墙根去喊嗓子。苦练六、七年,同行见了都劝他不要太辛苦了。谭老板笑话他说:“德霖,你见过哪一个好角(jue)儿是由坛根出身哪。”这话更激励他坚持不懈。又练了两年,他的嗓音恢复了。又能与谭鑫培同台演出《二进宫》了。起初,谭还担心他唱不下来。但当他一上台,谭就大吃一惊。问其故。陈回答说:“由坛根练出来的。”于是谭老板大笑不止。 
 
陈德霖在光绪十六年入升平署当差,做内庭供奉。他与孙菊仙、穆凤山合演《二进宫》,一鸣惊人,得到慈禧太后赏识,他也是早期的名旦。王瑶卿、梅兰芳、王惠芳、姜妙香等都曾是他的弟子。余叔岩是他的女婿。 
 
矮子功是武丑的必修课。在演戏中扮演身材矮小的剧中人物,演员必须蹲下身子,蹲着腿走路。还得表演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不论坐,卧行动都得蹲着,身体不能站起来。如《扈家庄》一戏中扮演矮脚虎王英,演员就得用矮子功。 
 
张春华在天津学艺时,师从叶盛章。叶教张春华练矮子功有一个绝招,就是他们师徒二人天天去天津劝业场练功。劝业场是座五层楼的大商场,位置在和平区,处于繁华的市中心。他们从一楼到五楼不停地跑上跑下练功。所以张春华在舞台上演戏扮矮子轻松自如。他演开口跳,博得观众喝彩。但是外行人不知他练这功夫付出了多少辛苦。他是靠跑楼梯才练出来的硬功夫。 
 
在晚清时,有一个丑角演员叫张占福,人称张星儿。在北京天桥燕舞台与武生张玉峰合演《九义十八侠》,张扮逍遥太岁马清风,张星儿扮活阎王公孙成,二人配合默契人称一绝。张星儿的矮子功是追大车炼出来的。就是在剧团流动演出搬家时练的。那个时候还没有汽车。剧团搬家用大车拉东西。大车就是马或牛拉的车。大车上装满了戏装、道具、刀枪、把子等剧团的家当。车在前面走,张星儿跟在后面练功。他是用一根绳子,一头拴在车尾,一头拴到自己腰上,随着大车走,他蹲着走练矮子功。一走就是二、三十里地。这样炼出来的功夫,拿到舞台上表演能不得彩吗?
 
14、末代皇帝的婚典堂会 
 
1922年12月,宣统皇帝与婉蓉举行大婚仪式后,接着举行盛大堂会。这次堂会是肖长华和升平署总太监武长寿主持。请了京剧名演员王瑶卿、田桂凤、尚小云、俞振庭、龚云甫、余叔岩、梅兰芳、马连良、李万春等演堂会。一连演了三天三夜,压轴戏是梅兰芳与杨小楼合演的《霸王别姬》。点这出戏时有人问溥仪:“大喜日子演这戏合适吗?”溥仪说:“没关系。”当演到虞姬自刎时,太妃和宫内其他女眷都落泪,一些王公也摇头,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到了1924年,冯玉祥的军队把末代皇帝赶出了紫禁城,这在历史上叫“北京政变”。那些王公贵族们又叹息说:“大喜的日子演《霸王别姬》应在今日了。” 
 
15、一百袋面粉 
 
1946年冬天,梅兰芳应上海天蟾舞台之约,率团到上海。到上海的第二天,梅兰芳的老搭挡肖长华先生病了。梅一方面现找替代演员,一方面对肖长华关怀备至。肖长华这次一病自始至终未能登台演出。梅兰芳仍然同往常一样,分给他包银。并且以肖养病开销大为由,从他自己包银中取出不少添加在给肖长华的包银中。肖长华坚持不收。梅兰芳又派管事去劝说,肖推辞不过,暂且收下,但分文未动。到大年初一这天,肖长华用这钱买了一百多袋面粉,放到北京梨园公会门口。凡是戏曲界的同行都可以来领,无需任何手续。肖长华只向来领面粉的人说一句话:“这是梅先生买的,让大家拿回去过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