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轶事和故事(四) 忆海钩沉

北京内城护城河南段旧貌,远处为正阳门城楼及箭楼。
北京内城护城河南段旧貌,远处为正阳门城楼及箭楼。

三、北京的水系变化
 
人类生存离不开水,人类的社会发展也与水密切相关。大家知道,尼罗河流域孕育了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低格里河,幼发拉底河)孕育了古巴比伦文明,黄河流域孕育了华夏文明,也叫中华文明。现在我们谈北京的往事,也与黄河水系有关。
 
前面我说过,北京地处华北大平原的北部。其实,从地质学上看,北京的冲积平原是在古黄河流域的下游。黄河由于从上游携带了大量的泥沙,到出了黄土高原以后,在平原地区,河道加宽流速变慢,于是泥沙便沉积,乃至淤塞河道,加高河床,到雨季,从上游徒涨的洪水,就冲毁堤坝,造成黄河下游决堤泛滥成灾。因此黄河在远古时期,曾经有无数次泛滥和多次改变河道。北京平原就是古黄河及永定河的冲积平原。
 
当我们打开北京地图,可以看到城内从北往南有积水潭、后海、什刹海、北海、中南海、骑河楼、筒子河。南城有金鱼池、龙潭湖、陶然亭。城西有紫竹院、玉渊潭。北城外有苇子坑、沙滩,城东面有水碓子、青年湖等。它们都是古黄河及永定河河流改道形成的湿地水泊。由此可见,明清时北京城是在永定河古河道上的冲积平原上建立的一个城市,这些湖泊虽然有的是后来经人工改造而成的,但是,它们都是处在远古时期形成的湿地上,是水脉相通的。
 
我还记得五十年代初的海淀,到处有自流井,101中学内的泉水流出成河,玉泉山的泉水,流经昆明湖,又出来,经海淀镇时水流仍然清晰见底,明清皇宫内吃的京西稻,就产于颐和园外面的稻田。高粱河的水一直通到护城河。安定门外的庄稼地除了菜地,就是看不到边的稻田。
 
北京的北面是燕山山脉,西面是太行山脉。水往低处流。在燕山南麓和太行山东麓,有大大小小的无数河流汇集流入和流出北京地区,这些成系统的河流(包括人工开挖的运河、渠道),在水利学上有个专业名词,叫水系。

北京北海(123RF)
北京北海(123RF)
 
北京地区有多少河流哪?大约有二百多条。如果按水系划分,北京的天然水大致有五大水系。即永定河水系、大清河水系、北运河水系、潮白河水系、蓟运河水系。
 
永定河的河道,就是远古时期黄河下游的古道。永定河上游有两个支流,北面的是洋河,南面一支是桑干河。洋河上游有三个源头,就是发源于内蒙高原的东洋河和西洋河,南洋河发源于山西省阳高县。东西南三条河在河北怀安汇集成洋河,向东流。在张家口以南有清水河和洪塘河汇入洋河,在宣化盆地,又有其它支流汇入,在这以下就叫永定河了。桑干河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向东北方向流,经大同盆地有御河及浑河汇入,向东流入河北省,在北京怀来县与洋河、桑干河、妫水汇合后称为永定河。
 
永定河在古时还有几个名称,即浑河、浑水、芦沟水、无定河等。永定河在北京范围内曾经多次泛滥改道。在商代以前河水流出西山以后,经今日的八宝山向北京城方向流,经过今日的昆明湖再入清河,走北运河一带入海。到西周时,永定河驻留在今紫竹院一带,再经萧太后河和凉水河入今北运河一线入海。
 
自汉朝到隋朝,永定河转移到今日北京城南,由石景山向东折,经马家堡和南苑之间继续向南流,再经凉水河和北运河入海。唐代以后,永定河在卢沟桥以下分为两支,东南支仍走马家堡和南苑之间。南面一支沿凤河流动,然后逐步西摆。后来南支成为主流。到清朝康熙帝时筑堤治理以后,改名永定河,它的河道才稳定下来。(写此段参考了尹钧科文章《历史上的永定河和北京》)

积水潭旧貌(维基百科)
积水潭旧貌(维基百科)
 
大清河上游有两个支流,北支叫拒马河,古时也叫涞水,在金以后才称今名。拒马河源于河北省涞源县,向东北方向流入北京房山县,流经房山西南,流出北京以后,流向河北省涿县。大清河有两个支流,就是大马河和小清河。拒马河流域是北京猿人的故乡,也是北京最早的建城地址,西周的燕都城就在今日琉璃河一带。
 
北运河水系,河的上游是温榆河,发源于北京境内。它汇集了昌平境内北山、西山诸多河水。如东沙河上有德胜口沟,锥石口沟,老君堂沟。另一支流北沙河在元朝时叫双塔河,在古代它曾经是漕运河道。
 
潮白河水系,潮白河有两个源头,即潮河和白河。潮河位于北京东北,源于河北省丰宁县,由古北口流入北京密云县,因水流急,其声如潮而得名。进入北京境内西折向南流在密云城西南与白河汇流后方称潮白河,流入密云水库,密云水库将其分为上下两段。白河发源于河北省清源县山区,在怀来入汤河古时称沽水,明朝筑有古河堤。
 
蓟运河,上游有二,一为川河,一为沟河。沟河发源于河北省兴隆县山区,向南流经天津蓟县北转向西流,进入北京平谷县然后纳入错河和金鸡河再向南流出北京,在河北省九龙口与斗河汇才称为蓟运河。
 
除了以上五大水系,北京的天然水形成的河流还有凉水河、凤河、清河、万泉河、莲花河、泡子等。莲花池位于卢沟桥东北,古时是金中都的重要水源,在金中都的北苑,当时水域面积很大,金以前是黄河故道留下的一片湿地(沼泽地)。金以后,都城城址向东北移,这里逐渐荒废,莲花池面积逐渐缩小。到现代,莲花池的水域已经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了。
 
除了天然水系,北京还有人工开挖的运河、河槽、灌溉渠、排水系统等。北京的人工水道多得数不胜数。在此只能举例说明。
 
北京最早的水利工程,是在三国时期魏国守将刘靖在金石景山附近的永定河建的庆陵堰,在这个拦水坝以东建有厢渠,使永定河水沿八宝山北向东流,在蓟城北导入高粱河。高粱河本来是自然河,发源于现在的紫竹院,但是历史上对它的改造最多。在金代挖通了海淀地区台地,引玉泉山水入紫竹院,扩大了高粱河的上游水源,在紫竹院形成蓄水湖。在辽以前发源于紫竹院流入积水潭一带的河称为高粱河。金以后改名为皂河,也叫高良河。元朝时郭守敬引 水入瓮山(今颐和园万寿山)泊(今称昆明湖),使之与高粱河沟通,高粱河下游引入积水潭,西折南转,至西门入都城南汇积水潭,经过中南海,东南出文明门(崇文门),进入通惠河,直至通州,在高丽庄入潞河(白河),惠通河沿河建闸几十处。可使来自大运河的粮食,物资,一直由水路逆流而上直达大都。
 
至元二十八年,忽必烈过积水潭,见舢舻(zhulu)碧水,盛况空前,遂定名通惠河。元末明初白浮泉干,清乾隆年间将香山诸水引入高粱河,并疏浚了玉泉山到昆明湖一段(即现称北长河)使之成为皇家游览西郊的御用水道。高粱河在明朝也称通惠河。到清朝,又称为长河。北长河是指玉泉山至颐和园之间的这段河道,它源于玉泉,流入昆明湖。流出昆明湖的水,再经流入过今日紫竹院的南长河,然后流入城内的三海(什刹海、北海、中南海)。1965年以后修建京密引水工程,长河的部分河道被京密引水渠占用。
 
其实早在隋朝,开凿的贯通南北的大运河,最北的终点就是积水潭。到元朝郭守敬是进一步疏通和开辟新水源引入通惠河。
 
到过北京的人可能听说过万泉河、清河、小月河、南旱河、北旱河等这些地名,其实都是北京的一些河名。
 
万泉河位于海淀,始于万泉庄,流经海淀镇西与今日的西颐路平行,经北京大学、圆明园,沿清华西路流入清华园(清华大学内),再向北穿过京包铁路流入清河。
 
清河是北京城的主要排洪渠道,水源是沿北旱河汇入的北京西山泉水或下游山洪,或沿北长河在安河桥汇入的玉泉山水。清河流经圆明园,清河镇在立水桥东面汇入温榆河。
 
小月河是清河的支流,源于德胜门外关厢,沿德昌公路向北经马甸、清河镇汇入清河。
 
南旱河位于海淀西南,起自香山路,顺公路而下,到万安公墓向西南流,经小屯新桥,穿越首都机场路,到南平庄转向东南入永定河引水渠。这是条季节性河,下段河道是永定河故道,南旱河在1964年才与京密引水渠连通。
 
北旱河源于香山樱桃沟和玉泉山,经龙门西南向下流,经四王府、娘娘府、青龙桥、于安和桥下流入清河。北旱河是游人从香山到卧佛寺、樱桃沟花园的必经之河道。曹雪芹故居就在附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