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丝鎏金“秀墩” 唐·皇室御用“炸珠”袖珍金器

图/周安达


文&图/周安达
 
此套掐丝鎏金“秀墩”不但十分精致、华美、具高端的艺术含量及科技含量,而且承载浓郁的历史含量和人文含量!
 
众所周知,秀墩的造型如鼓,那么这“鼓”从何而来呢?
 
据野史《天宝炎凉录》记载:(大意是)安将军(安禄山)向贵妃(杨玉环)言及其军中的战鼓与其它治军者不同。古来军中战鼓只有一种制式,作战时会根据战况而应变系之。鼓声一致,只有节奏的格变。而安军的战鼓则不同。是由八面大鼓及三十二面小鼓组合而成。战时,会根据战况,由鼓兵击打出相应的万变节奏,汇成万变的声讯。如此,可令敌方不知所以,而我军将士皆了然在胸!杨妃及明皇闻之,极感兴趣、情致盎然……

掐丝鎏金“秀墩”侧面图
掐丝鎏金“秀墩”侧面图

 
时值中秋,安将军奉明皇之命,亲率一旅“西凉府”鼓兵来到宫苑为明皇、贵妃“实战”一番……鼓声将栖息于殿檐中的鸟雀倾巢惊出!鸣叫、盘飞于宫苑上空。宫外亦围聚了大量的各色人等。对从宫帷内传出的奇怪鼓声翘首惊寻、窃窃私语……鼓停后,明皇命赐御食、果品犒赏鼓军!
 
御食摆放在大鼓之上,军士们以小鼓为座椅,亦有人立而食之。此场景令明皇及贵妃玩性大发,当即传工部以大鼓、小鼓之形貌、画设图样,并限日制作石质桌椅、安放于宫苑,并命名“秀墩”。
 
以上便是我国“秀墩”在家具史上最早、最详尽的记载!也是从未面世,只在“野史”上披露的确切记载!
 
然而,正因为“正史”从未有明确、可信的记述,故后世有关“秀墩”的“出生纸”便众说纷纭!最“权威性”的研判成果也是最多数附合者便是“始于宋代”。其论判属信口雌黄、故弄玄虚!
 
今天,此唐•掐丝鎏金炸珠“秀墩”已“活生生”、非虚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它即验证了《天宝炎凉录》所言非虚,也留给我们一个推导的空间:安军的战鼓→鼓军以战鼓享用御食→明皇命工部督造“秀墩” →“秀墩”安放在宫苑——进而再命工部请御用金银器制作家族按宫苑放置的形貌,仿制此鎏金炸珠袖珍“秀墩”(已将大鼓的下部改制成现在见到的桌形)以志记念、品玩!
 
中国家具史从即日始,可将“秀墩”的问世名正言顺地“注册”于我国唐代!
 
此鎏金、掐丝“炸珠”袖珍“秀墩”由于是皇帝“投资”,故选用了工艺难度最大、成品率极低、废品率极高的“三极”产品——“微粒泼珠”工艺。此工艺在当时诚属“高科技”!除万分艰难的“泼珠(微粒泼珠)”工艺外,此套秀墩的掐丝装饰可称精美绝伦!
 
秀墩呈鼓形,鼓的上沿和下沿各有一轮掐丝,掐丝间各有一轮正圆形掐丝排列。鼓身呈四个大面积、正圆形掐丝,圆内各有一只欲飞的丽鸟,上有掐丝云纹,下有阔叶掐丝。正圆外,匀布掐丝卷枝纹及圆纹,鼓面掐丝飞鸟纹、阔叶纹及云纹,鼓底掐丝卷轮纹。
 
大鼓造型已在鼓面“铆皮”以下,改置向内环收的四腿,四腿着地部外卷以求稳重。鼓面掐丝一对鸳鸯纹及两只飞鸟纹,鸳鸯立松石上,空间布到掐丝束花纹、阔叶纹及云纹,鼓体上部原“铆皮”大轮间、掐丝“二方连续”的卷枝、卷花纹,四个梯形腿的上部,掐丝倒立的三角纹,三角纹间掐丝卷花纹及小圆环纹。(杨贵妃名玉环,最喜环状纹样。野史披露,在其寝宫内几乎尽是环状物饰。此套秀墩当是明皇为杨玉环定制)
 
如前所述,微粒泼珠工艺本已是三极之难度,在如此掐丝纹样布列下,欲达至这般精美的效果,更是难上加难。可以推断:不知是几多报废,失败之后,方能真获此套瑰宝。放眼追寻,全世界唐皇室御用“炸珠”袖珍金器的遗存“孤傲”寥寥无几,此珍更是独一无二!
 
此套泼珠袖珍金器,无任何瑕疵。五件千古瑰宝中的无上神品摆置在一起,金光灿灿、繁巧至极!当年杨贵妃在寝宫摆弄、品玩此宝的“桥段”能不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