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富二代被控枪杀父亲 陪审团却无法达成裁决 庭审中陪审团4人落泪

【本报综合报导】2015年2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美国Pittsford几乎所有的家庭,都相互依偎在壁炉处取暖。一天连着一天的鹅毛大雪让这里的大街小巷都变得格外的安静。
 
“嘭!嘭!嘭!”几声枪响打破了这一平静。据报案人称,一名19岁华裔少年小谭,对准其父亲的头部,胸部,面部连开数枪,枪枪致命。这一事件在当时震惊全球华人社区。
 
有人说,是父亲暴虐成性,罪有应得;还有人说,真正杀人的并不是小谭。

小谭在法庭上
小谭在法庭上

 
据海外媒体报导,Charlie Tan(小谭)是加拿大华裔,父母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小谭还有一个哥哥,一家四口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
 
小谭的父亲曾在柯达公司任职20多年,后来他自立门户,成立了新公司,专攻图像传感技术。谭父非常有商业头脑,他带领的公司业绩一路飙升,达到市值5000万美元。
 
可见,小谭的家庭情况非常富裕,从未因经济而忧愁过。在小谭上初中的时候,为了父亲的企业可以更上一层楼,小谭随着父母移居到了美国纽约州。
 
他学习成绩优异,性格阳光开朗,同学们都喜欢与他交流。不仅如此,小谭还特别喜欢运动,是学校橄榄球队的主力。
 
2014年,小谭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进入常青藤盟校之一的康奈尔大学,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长相帅气的他,还虏获了啦啦队美女队长的芳心。
 
小谭不仅是高富帅,自己也努力上进,一路顺风,可以说,19岁的他前途无量。
 
然而,2015年2月5日这天,很多事都变了。这天下午,原本要参加橄榄球训练的小谭,突然拿着包冲出了学校的宿舍。他冒着大雪,开了两个小时车回到家。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发生了什么,只是给室友留了一个纸条:家里有急事,需要临时回家几天。不要担心。
 
小谭的女友一直拨打着他的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然而,当天晚上十点多,小谭突然出现在女友的家门口。他紧紧拥抱了自己的女友,没有说一句话。女友看到小谭心情低落,心神不宁很是担心,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幽默爱笑的男孩啊!
 
女友不停地询问着小谭,发生了什么?到底出什么事了?换来的也只是小谭的沉默。很快,小谭驱车离开。女友无论怎么打电话,都再也联系不上小谭。
 
因为害怕小谭做傻事,女友慌忙报警,两名警察来到谭家的别墅,外出迎接开门的正是小谭。小谭仿佛恢复了以往的笑容,他告诉警察,最近在学业上遇到了瓶颈才会忧心忡忡,现在已经好多了。
 
警察看着这个十分有礼貌的孩子并没有大碍,便也没有多想,问了几个常规的问题就离开了。
 
“或许是真的自己想多了?”女友想着,但一回忆小谭那天的行为,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小谭竟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4天后,也就是2月9日,警方再次接到报警电话。
 
电话中,一名女子用磕磕绊绊的英文说着:“警察,你们快来啊,我的丈夫在书房里被枪打死,而……而打死他的……是我的儿子……”
 
警方立即赶到现场,远远地,警察就看到有两个人在别墅外的车库入口处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女子瑟瑟发抖的表示,“是我报的警……这是我的儿子,小谭。”相比母亲,小谭虽然面色苍白,但是十分冷静。他一边护着颤抖的母亲,一边有条不紊的告诉警方,尸体在二楼书房,凶器是枪,在车库大门旁边。
 
警察立即来到二楼的书房,现场一片惨状。49岁的谭父头部中多枪,胸部、面部都被射中,面貌已惨不忍睹。他倒在书桌下,早已没有了呼吸。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儿子对于父亲的仇恨这么深,一心想他死?案件深入,疑点重重!
 
面对警方的询问,母子2人的口供可以说非常的统一:“谭父暴虐成性,有着非常严重的家暴史,经常对老婆孩子拳打脚踢,这一天,谭父再一次对老婆施暴,但这一次,小谭终于忍不了了,他跑到车库,拿了朋友寄放的散弹枪,对着父亲连开数枪!”
 
然而就是这种出奇的一致,反而令警方产生了怀疑。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更加断定,这个案子并不简单。
 
小谭和他的母亲都表示,小谭是在父亲虐打母亲时开枪的。而警方却在书房椅子的背面发现了枪支遗留下的火药灼伤,这意味着,谭父当时应该是坐在椅子上被打死的。
 
而警察所发现的弹壳掉落的位置是在书房门口,这可以推测,很有可能当时谭父对于拿着枪进来的儿子毫不知情,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抵抗力。这就与小谭和母亲的供词产生了极大地不一致……
 
现场温度
 
除此之外,当警方迈进屋子时,就发现了这个豪宅格外的冷。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几个窗户竟大咧咧地敞开着,任凛冽的寒风吹进。
 
不仅如此,法医在一接近尸体时,就闻到了一股很强的腐臭味道。如果是像母子俩说的,一发生凶案就报警了,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尸体怎么会腐烂呢?
 
低温本来就可以减缓尸体腐烂的速度,而照现在这样的腐烂程度可以推测,死亡时间甚至可能是几天前。
 
邮件纪录
 
小谭的父亲是一个工作狂,通常情况下,他所收到的邮件会第一时间回复。
 
然而,根据电脑的邮箱显示,谭父从2月5号下午4点以后就再也没有登陆过自己的邮箱,这就说明,谭父很有可能当时已经遇害。
 
出入境纪录
 
根据出入境显示,2月6日,小谭曾经带着母亲短暂前往加拿大,但又马上折返回美国,很有可能,他们想要跑路。
 
根据种种迹象,警方大致还原出整起案件的经过:2015年2月5日,小谭从学校驱车回家,出于某种原因和目的,他来到书房杀死了父亲。而后,他和母亲一起将窗户打开,试图驱散尸体的臭味,掩人耳闻。
 
小谭也与母亲收拾行李,想要逃往加拿大。但或许觉得纸包不住火,两人再次往返,上演了一出安排好了的戏码。
 
一切好像理所当然,一切好像顺理成章,小谭是杀人凶手的结论,警方一口咬定,他们当场将他逮捕拘留。
 
一时间,19岁常青藤华裔少年开枪打死父亲的新闻在华人圈疯狂传开。
 
人们纷纷议论着,是什么让完美的优秀学生沦为凶手……
 
面对指控,小谭一家却显得格外淡定,他们似乎早有准备。
 
在警方发现尸体的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大批的刑事案件律师前往谭家豪宅,表示愿意为其辩护。
 
而无论是小谭的母亲、小谭,还是小谭的哥哥,都一口咬定:父亲暴虐成性,他死,活该!
 
小谭本人也态度坚决,拒绝认罪一级谋杀。
 
小谭母亲放出话来,只要有能力可以不让儿子坐牢,多少钱的律师费都愿意出!
 
在经过层层“选拔”之后,最后接手小谭案子的是律师James Nobles,他非常自信:“我的当事人甚至不用请假,他下个学期可以照常上课!”
 
由于嫌犯小谭拒绝认罪,因而该案件进入到陪审团程序。
 
检方:小谭有作案动机,但并非自卫
 
检方找寻到大量证据,他们认定,谭父的确有暴力倾向,这是被告小谭的作案动机。但不存在自卫行为,因为当时谭父很可能根本不知情。
 
检方提供了一段早前谭母报警的录音,当时,谭母嘶哑着,哭喊着求警察来救她,她说自己被丈夫打了,还被他用手掐着脖子,差点窒息。
 
然而,当警方赶到现场时,谭母却拒绝了警察的帮助。她眼圈泛红,脖子上也有隐约的痕迹。
 
谭父显得文质彬彬,一个劲儿向警方道歉,“只是夫妻的小口角,打扰到警察,实在不好意思……”
 
警方看着家庭的陈设也都正常,谭父的态度也十分柔和,谭母也表示着,“没事没事”,因而警察便告辞离开了。
 
检方表示,或许是父亲对母亲长期的暴力,出于对母亲的保护,小谭无法容忍父亲的暴行,杀害了父亲。
 
而证据除了母亲和小谭的供词外,还有凶器上唯一的指纹——弹壳上有小谭的一个完整而又清晰的指纹。
 
检方想着,证据确凿,小谭最少就是判一个防卫过当,接下来就只需要对律师的问话见招拆招了……
 
然而,当律师开口时,却发现,事情远比他们想的要复杂得多。
 
律师:凶手很可能是谭母
 
律师James Nobles在法庭上,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的当事人根本没有罪,因为他根本没有杀人。杀人的是他的母亲,而小谭只是在替母亲赎罪。
 
律师接着有理有据的讲着,之前警方也一直强调,谭父是一个工作狂,会随时随地的盯着自己的工作邮箱。
 
而电脑记录显示,谭父第一封未读的工作邮件是2月5号的下午4点11分,这说明,谭父很有可能那个时候已经死了,但是这个时间小谭刚离开宿舍不久,还在公路上,根本不可能在家杀人。
 
因而,律师James Nobles大胆推断,杀害谭父的根本就是谭母,不是小谭。当天或许是再一次受到家暴,谭母再也无法忍受,拿枪杀了谭父。杀了人的谭母慌张的打电话告诉小谭,小谭立即驱车回家。他本想带着母亲逃跑,但或许最终觉得纸包不住火,因而在计划过后,返回到美国,小谭为胆小的母亲承担了一切。
 
至于弹壳上的指纹,怪就怪在其它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指纹,一看就是特意清理过,而只有这一枚指纹,很有可能意味着这是刻意制造的,因而也并不能说明一切。
 
母亲被家暴,杀了丈夫,的确比儿子为了保护母亲,杀了父亲,听起来更可信。而除了家暴之外,谭母还有一个杀人动机:那就是巨额家产。
 
由于谭父没有立遗嘱,因而他死后所有的财产都会在谭母名下。
 
检方对律师的这一推断,立即给予反驳:杀害谭父的弹道是从上至下,谭母身形矮小,弹道并不符合。
 
律师James Nobles当场找来与谭母身形相似的女子通过不同的端枪方式射击,其中一种符合了案发的弹道。
 
此时,检方哑口无言。
 
而另一边,谭母作为小谭的直系亲属,她有权拒绝出庭作证,而小谭也对这一案件闭口不言。
 
这样一来,究竟谁扣动了扳机,彻底变成了一个谜。
 
陪审团马拉松式辩论,最终结果打平。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律师,将皮球踢给了陪审团,要知道陪审团的12个人是有感情的。出庭的小谭的同学们对于他的评价都是满嘴的赞扬,“品格优秀、性格乐观,根本就不是一个没有人性的杀人犯。”
 
对于谭母,邻居也是一脸的同情,“经常能听到争吵,都是谭父的吼骂,谭母性格弱小,说话也是轻声细语……”
 
而对于谭父,则都是指责,“性格暴戾,刚愎自用,会向下属摔东西!”
 
听了庭上的发言,在陪审团的讨论中,大家都非常的纠结。
 
其中有4位女性都是有孩子的母亲,他们对小谭的遭遇尤为同情,他们担心自己错误的定断,会送一个无辜的19岁少年坐监狱,毁了孩子的一生,想到这里,4位陪审团成员甚至泪流不止……
 
但也有的陪审团成员认为,小谭就是杀害父亲的凶手,母亲的柔弱甚至拿枪都会发抖,而谭父最终的确死亡了,因而支持谋杀罪名成立。
 
经过了50个小时马拉松式的辩论,陪审团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交出了6:6的结果。这样一来,案子进行至下一步,流审。
 
也就是说,这个案件会重新开启一个新的审判程序,择期选择新的陪审团进行重新审判。
 
在陪审团将最终的结果交给法官时,当庭法官James Piampiano陷入了很长的沉默,最后,法官竟宣布:小谭当庭释放!
 
结案后不到一个月,法官James Piampiano就“被退休”。2015年底,小谭被康奈尔大学劝退,他也并没有做任何辩解,收拾了行李,默然离开。而谭父原本的公司,现在则由小谭的哥哥和谭母接手。
 
在这个案件中谁该对谭父的死负责呢?法官的判决是否公平呢?到底是小谭为母背锅,还是为母报仇?更甚者,合谋谋杀?……谜团重重,你对这个案件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