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净移民人数下降至三年来最低 97%国际学生如期归国引发政策辩论

【记者成容综合报导】据英国国家统计局8月24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自从去年六月份脱欧公投以来,欧盟公民离开英国的数量激增,净移民已经下降到三年来的最低水平。而最新的出境检查数据表明97%的国际学生都在毕业后离开了英国,梅首相因之前打击国际学生的做法被要求出面道歉。

伦敦希思罗机场的一架747飞机飞越屋顶。(AFP/Getty Images)
伦敦希思罗机场的一架747飞机飞越屋顶。(AFP/Getty Images)

 
梅首相因学生签证神话处境尴尬
 
由国家统计局发布,并根据最近在英国边境设立的出境检查的新数据显示,去年只有4600人在签证到期后滞留。估计前几年的滞留者总数已接近10万。97%的国际学生都按期离境。
 
梅首相决定继续把外国学生包括在政府的移民数据统计中,这让她处境越来越孤立。
 
一连串的保守派和反对派政治家呼吁梅首相不要把焦点放在海外学生,因为政府明显严重地高估了他们非法留在英国的风险。
 
自由民主党领袖凯博(Vince Cable)呼吁梅首相对内政部打击外国学生道歉。曾与梅女士同在前首相卡梅伦内阁的凯博说:“我们花了五年时间来劝说内政部,他们作为证据使用的数据是虚假的,但是他们仍然依靠这些假数据。后果非常严重。我希望他们不仅要向个别学生道歉,其中许多学生已经支付大笔费用,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被驱逐出境,还要承认这些数字是严重扭曲和错误的。”
 
由于英国政府之前引用的非法滞留学生人数的数据,与这次出境检查公布的数据差异巨大,已经让朝野各界怀疑政府一直宣称的高水平净移民人数也同样与事实不符。
 
移民数据统计应排除国际学生
 
梅首相的内阁大臣中,财长哈蒙德和外长约翰逊一直建议,在保守党将净移民降至数万人的目标中,排除国际学生的人数,但是梅首相一直反对这一提议。
 
梅首相一直认为,从统计数字中删除学生人数,会被指责为转移目标。将净移民人数降至数万人的目标被列入了保守党在2010年、2015年和2017年的大选宣言,但保守党政府一再未能达成这一目标。
 
英国议会的财政委员会主席摩根(Nicky Morgan)表示,24日的数据显示,“将国际学生人数纳入移民数据的原因并不明确”。
 
保守党议员尼尔(Bob Neill)说:“我认为党内越来越多的认识到,统计学生是不切实际的,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回到家乡。其次,我们认识到,我们脱欧后的教育部门,我们的高等教育部门,是一个很大的卖点。”
 
他继续说:“我们其实应该是吸引人才。很多这些人会回去,但会与英国有联系,这对我们国家的贸易利益起作用。这是经典的软实力。”
 
苏格兰保守党领导人戴维森(Ruth Davidson)最近呼吁将移民目标完全删除,或至少不要把国际学生人数放进统计数据里;而前财长奥斯本(George Osborne)也批评这个目标伤害经济。
 
作为内政部长的梅女士的继任人鲁德(Amber Rudd)24日宣布,对国际学生带来的经济利益进行专家评审,并将在一年之后公布评审报告。许多保守党议员希望能为首相提供情报来改变其立场。
 
他们认为,包括国际学生人数在移民目标中已经扭曲了政府政策,引导内政部怀疑高等教育部门,而不是欢迎高校对经济的贡献。
 
教育部长格林宁(Justine Greening)欢迎该评审,在推特上称它是一个“明智的做法”,大学部长约翰逊(Jo Johnson)把它作为“好消息”表示欢迎。
影子内政大臣雅培(Diane Abbott)表示:“我认为在工党方面长期以来已经达成共识,而且大部分保守党成员也在思考这一问题,你不应该把国际学生人数放入移民目标。唯一不这么认为的人只有特蕾莎•梅,我认为这些数字表明她错了。”
 
梅首相的前高级顾问蒂莫西24日在一系列的推文中提到,学生逾期居留的事实不如那些在毕业后合法留在英国的人重要。
 
他说:“出境检查数据显示,相对较少的学生滞留。那很好。但讨论的重点是关于在学习完成后有多少人留在英国。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被纳入移民统计数据,以及为什么在关于是否应该控制他们留学后的居留和工作自由上,要有合理的政策辩论。”
 
欧盟移民大量离开英国
 
24日公布的移民数据还显示,净移民已下降到三年来的最低水平,部分原因是欧盟移民,特别是中欧和东欧移民,离开英国的人数增加。
 
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截至2017年3月底,净移民——进出英国的移民数差额下降81,000至246,000人,相比去年3月份的327,000人有所下降。凯博表示,这些数字证明了欧盟工人的“Brexodus”(脱欧撤退)带来的经济损害。
 
欧盟公民离开英国的人数增加了33,000人,达到122,000人,是近十年来最高的流失。从2004年加入欧盟的8个成员国来的欧盟公民流失最严重,离开人数增加了17,000人,他们是来自捷克共和国、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的公民。与此同时,从欧盟来英国的移民人数减少了19,000人,尽管这并不显著。
 
国家统计局的估计显示,净移民下降三分之二是由于欧盟移民的变化,特别是东欧和中欧的公民的变化。
 
在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欧盟国民在过去12个月内抵达英国居住的人数较少,而离开的人数则有所增加。
 
来自东欧和中欧10个国家的移民数字显示,有62,000名这些国家的公民对英国说再见,而只有26,000人来英国。
 
研究还发现,来自2004年加入欧盟的8个国家的净移民量急剧下降。在2016年3月份,这些国家的公民中,进出英国的净移民人数为39,000人。而在2017年3月,这一数据下降到只有7000多人。
 
脱欧的效应?
 
经济学家Jonathan Portes说:“这些统计数据证实,即使在我们离开欧盟或对法律或政策做出任何改变之前,脱欧也对移民流动产生了重大影响。”
 
BBC内政事务记者卡萨尼分析表示,除了脱欧效应外,或许还有其它具体因素。
 
自从脱欧公民投票以来,英镑在货币市场上的下跌意味着在英国赚的钱少了。对于将现金送回家庭的工人来说,这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去年六月,1英镑可以兑换近6波兰兹罗提。而现在,它只能兑换4.6波兰兹罗提。
 
更重要的是,当人们选择搬到另一个国家时,他们不仅仅考虑那个国家的情况,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也会考虑本国的情况。
 
毫无疑问,对于一些欧盟工作人员而言,来英国并不是当初那个有强劲优势的决定了。